over 1 year ago

Zero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,

2009 年 1 月,高一寒假,我和爸妈回湖南。

在那趟卧铺上,我用我妈的摩托罗拉翻盖机与小伙伴发短信保持通讯。
用一个能看 .txt 听 .mp3 的山寨学习机来摆脱无聊(努力节省电量;到了舅舅家赶紧给七号电池充电)。
在老家,拍农田和县城建筑,更新百度空间相册,BGM 梁祝小提琴协奏曲。
回忆初中,并认为毕业半年后是回忆强度的巅峰:太近则还没开始怀念,太远则细节都忘掉了。
刘一哲 《为年轻人申辩》并不完整的版本
(作者博客原文地址(5 被和谐了?):1 2 3 4 6 7
刘一哲主编的《说事》杂志教给我,要讲道理。杂志的一部分的 txt/doc和杂志的全集的 pdf
包里有《龙门专题:极限 导数 微积分》
拍摄南县一中「游泳池」

Zero score and four and a half years ago,

2011 年 8 月,高考暑假,我和爸妈回湖南。

在那趟卧铺上,用我爸充话费送的然后给我的联想 TD80 与小伙伴发短信保持通讯。
与一个弟弟玩一个能自动寻路的网游。(好吧,也许是 2009 年的场景。)
与另一个弟弟和一个姐姐去游乐场玩,过山车、摩天轮及其他。
包里有张筑生《数学分析新讲》
又去拍摄南县一中「游泳池」

Zero score and zero year ago,

2016 年 2 月 7 日,在久违的超早入睡(九点)之后醒来,以为是三点其实才零点。

在这趟卧铺上,用少女(阿里嘎多!)拿她和我做外包的工程款中归她的那部分的一部分买了送我的 iPhone 6,在 QQ、微信、Twitter、微博、Ingress、邮件、短信,与很多人——却在能触及的人里面只占极少的比例——保持通讯。
也没有什么「保持通讯」。「中断通讯」才是新闻。
列车沿京广线向南;地图定位在驻马店南边;网路在 3G / 4G 之间切换,偶尔 E / GPRS.
包里有汪芳庭《数理逻辑》(感谢 Q 同学当时给我推荐的李未の书- -),柯谁谁谁谁《代数学引论》(感谢 GL 同学!),《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》(直播做习题的 Github 仓库)(这个 SICP…… 西方记者 张同学 大一就学了吧……)
我已经是数盲了…… 给自己扫扫盲吧
谜之自信
先承认不会,才能够去学…… 勒夏特列原理 / 楞次定律
而上次去游乐场那个弟弟,高二开学那次物竞分数能进省队,年后大概初三要去集训……
(Fucking admire!(参考翻译:钦羡
也许我会再去拍南县一中「游泳池」……

生活,参数,默认值。

alias grep = 'grep --ignore-case --colour'
clang++ xxx.cpp = clang -std=c++11 xxx.cpp
Ubuntu 1x.yz = Linux 内核 + apt 包管理器 + Unity 桌面(仅作文使用!不保证技术细节准确……)
基本上没有什么不能替换的。
基本上没有什么不能尝试的。(嘛 太鸡汤了。在解空间里取一个点,这个点是「可尝试的」的概率目测是 0)
宇宙很大,生活很大。
不太严格地讲:
现实世界是所有「可能世界」中的一种。可能世界是逻辑自洽的「世界」。一个世界是一组命题的集合,含义是“在这个世界中,这些命题为真”。
(感谢 ZYQ邵菊苣!这半年来。)
「发现更大的世界」是吧。

这几个月,有时我脑中会回响:

「窝们到底重不重要
窝们是不是很渺小」

你看你也回响)

怎么讲,当我慢慢长大,走近这个世界,我先觉得自己变得重要,然后觉得自己不那么重要,如下图所示:

(嘻嘻,强行解释





台风

一条银鱼在黑暗里翻了个身
几乎没有声音
刀锋一样的银线割破睡着的人的喉咙

茶汤溅在褐色的地板上
你起身,披一条床单
走到阳台上
你看见:星辰混在一趟绿皮火车里远去

作者:大喘气
出处:这里那里

2016-02-07 02:34:26, Z77(非绿皮),武昌站

← 用 UPPAAL 解「乌鸦走红蓝交替迷宫」 SL (消歧义) →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