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most 2 years ago

Abstract

在糅杂了北邮和清华的教室里, 见到了初中到博士阶段的同学...

Background

昨晚考完了算法(学得一泡污). 结束了博一上学期仅有的两门考试…(其他很多用大作业结课嗯 不是我偷懒不选课…)

正文

  1. 我走进北邮宏福教一303, 准备上一门数值xx课. 但是QZ老板走进来, 要上电子商务概论课. “同学们, 改教室了. 电商课在这上, 数值xx课在斜对面教室上. 电脑排教室排出来的. 你看, 解释器是可以有毛病的; PCI = Program Counter Interpreter 是一种解释器; PCI 可以有毛病; PC 是 PCI 的一部分; PC 可以有毛病; PC = 电脑; 电脑有毛病导致排的教室有问题."

    (“可以有毛病”比”容易出问题”清晰/disambiguous… “这个知识点可能出问题")

  2. 我换到303斜对面教室(在我的脑海中, 那个教室摆满电路板). 进入之后, 看起来像(清华2015秋的)高等数值分析教室, 也像303, 也像很多阶梯教室 (也像2016-01-11算法的考场…). 我找准一个位子坐下, touch到三个初中同学: MX坐左边, 我俩”wo4cao!”, 拍背; YX坐右边, 我俩”Hi!”, 拍肩; WL从前面经过, 我俩”Hi!”.

  3. 数值xx这次似乎是期末习题课, 老师板书了若干题, 第一道是 “… 使 i^# j^# k^# = 0. 注: 左边 = i^{#\\向左倾斜{#1}} j^{#\\向左倾斜{#2}} k^{#\\向左倾斜{#3}}.”

  4. 右边变成了老四GR, 他是上这个课的, 我俩一起开始做题.

  5. 前边变成了高中班长XH, 他是要上电商课的, 也是被坑走错了教室, 我拉住他不让走, 说一起听. 他坐下了.

  6. 老师来看我做的题, 我:”啊老师我没选这课, 是来随便听听…” 老师: “哦, 你写的篇幅确实不够做出来..."

  7. Duang! 切换了场景, 换成了一个心理咨询室, 有沙发, 架子上摆着各种减压小玩具的那种. 旁边有做泥塑的/陶艺工作台. 军乐队少年LH在捏(?)泥人. 做完之后烤干, 烤干之后上色. 肥肠精美! 泥人很像某网红哲学生井越的头像[1]! 如图1. 惊了.


图1 井越的头像

Conclusion

我梦见的人名都是俩字的.

Reference

[1] http://weibo.com/u/5824686667 accessed at 2016-01-12 08:34:40

← 我第一次见到 X 大哥的时候 軟體工程師 →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