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most 2 years ago

我第一次见到 X 大哥的时候, 他正独自坐在教一 5 楼空旷的实验室里, 用咔咔作响的黑轴键盘写代码, Emacs 的黑底 Buffer 显示在笔记本屏幕和一个外接显示器上, 每段代码的结尾有一串 ))). 他说他在用 Common Lisp 写一个 Python 的解释器. 旁边的桌上有画满了道道、写满了笔记、翻得卷边的《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》、《算法导论》和打印的《Common Lisp the Language, 2nd Edition》. 那是 2012 年的秋冬之交.

← 乱涂乱画两则 用个人经验构筑的可能世界 (i.e. 梦境记录) →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