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 months ago

早上做了俩梦。第一个梦是这样的。我到一个博物馆参观;博物馆的展品是阿拉伯弯刀。这博物馆同时又是一个「武道馆」,比如有一个展览房间里站着一个教练和 30 个学员组成的 5*6 矩阵;学员们周期性地挥动圆月弯刀,动作整齐划一,应该说一模一样,就像游戏里不可对话的 NPC。然后,我进入博物馆的最里面一个房间,发现一把宝刀,就起了贼心,趁四下无人拿起刀来。顿时!警铃大作,铃声内容是古兰经 + 电吉他四小天鹅,类似文章开头的 BGM。我吓坏了,赶紧原路往外跑,一路上 NPC 们都变敌对了,拿弯刀砍我脖子和脚脖子,挨了几十刀,疼疼疼,满身是血。跑到门口,看见人民保安对我微笑点头,我像见到亲人般哭了。

虽然好像没醒,但是第一个梦没有继续。

第二个梦很长。一天傍晚,隔壁老王访问我校某食堂,好像是甲所。甲所「打菜窗口」的风格是,怎么说呢,「太空船里的酒吧吧台」。餐桌是大理石的,长条椅子也是大理石的,没有靠背。老王对麻酱糖饼赞不绝口。「时间不早了,在这儿睡觉觉嘛」,于是老王夜宿甲所宾馆 100 层。安顿下老王,我走到房间外抽颗烟,看见墙上的电幕播报晚间新闻,插播紧急消息,说我市圆月博武馆正在发生一起砍人事件,一男子满身是血逃出博武馆,直播画面(通过甲所电梯里的摄像头采集)显示该男子正在乘电梯试图上到甲所宾馆 100 层。这宾馆有 100 层,配有两部电梯。看着一部电梯不断上升的数字,我慌忙坐上另一部电梯往下走。这电梯下行速度超快,可以全程失重,脚稍稍离开电梯底部飘着;而且落地时一点儿都不不震得慌,这很魔法。落地只用了 t 时间,血男还没上到 100 层,我长出一口气。

甲所的 0 层大厅里,电幕在播出晚间新闻。新闻说,今天白天《欢乐中国行》西安站,有个节目是当地某监狱一在押犯唱歌,表达一种大型改过自新。结果在直播中,该在押犯突然和着旋律唱起自编的淫秽歌词,诸如「大开发的喇叭在号子里吹响 监狱的女警追赶那潮头竞风流 冰河化春水 荒漠变绿洲」。新闻给出了现场视频,视频显示现场的音响设备被迅速中断,但是穿着各事业单位文化衫的观众集族还是一阵骚动。

我感叹着这人不要减刑了,走出甲所大门。大门外是个视野开阔的广场,一位年轻妈妈追着三四岁的熊孩子跑。熊孩子蛇形走位,妈妈追将不上,我蹲在一旁观看。熊孩子回头冲妈妈笑,脚步还不停,结果一下子撞进了我怀里。妈妈从我怀中接过熊孩子,即兴朗诵了一首锤体诗:

华北平原上,
我靠近了你 你远离了我
我远离了你 你靠近了我
直到一天 我离你太远了
你宣布
华北的全称是范·德华北

P.S.(不在梦里)

  • 背阴面儿的房间で,穿袜子で睡觉,对我来说能有效防止感冒
  • 甲所忒贵,但是烤鳕鱼(?)特好吃
  • 西部放歌挺好听的
  • 我不抽烟

(BGM:《疯狂的石头》接近高潮的配乐,常称为「佛经四小天鹅」或「佛经天鹅湖」。若您是权利人,有必要时请告知我删除。)

^D

← 按照选举的法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