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 months ago

早上做了俩梦。第一个梦是这样的。我到一个博物馆参观;博物馆的展品是阿拉伯弯刀。这博物馆同时又是一个「武道馆」,比如有一个展览房间里站着一个教练和 30 个学员组成的 5*6 矩阵;学员们周期性地挥动圆月弯刀,动作整齐划一,应该说一模一样,就像游戏里不可对话的 NPC。然后,我进入博物馆的最里面一个房间,发现一把宝刀,就起了贼心,趁四下无人拿起刀来。顿时!警铃大作,铃声内容是古兰经 + 电吉他四小天鹅,类似文章开头的 BGM。我吓坏了,赶紧原路往外跑,一路上 NPC 们都变敌对了,拿弯刀砍我脖子和脚脖子,挨了几十刀,疼疼疼,满身是血。跑到门口,看见人民保安对我微笑点头,我像见到亲人般哭了。

虽然好像没醒,但是第一个梦没有继续。

第二个梦很长。一天傍晚,隔壁老王访问我校某食堂,好像是甲所。甲所「打菜窗口」的风格是,怎么说呢,「太空船里的酒吧吧台」。餐桌是大理石的,长条椅子也是大理石的,没有靠背。老王对麻酱糖饼赞不绝口。「时间不早了,在这儿睡觉觉嘛」,于是老王夜宿甲所宾馆 100 层。安顿下老王,我走到房间外抽颗烟,看见墙上的电幕播报晚间新闻,插播紧急消息,说我市圆月博武馆正在发生一起砍人事件,一男子满身是血逃出博武馆,直播画面(通过甲所电梯里的摄像头采集)显示该男子正在乘电梯试图上到甲所宾馆 100 层。这宾馆有 100 层,配有两部电梯。看着一部电梯不断上升的数字,我慌忙坐上另一部电梯往下走。这电梯下行速度超快,可以全程失重,脚稍稍离开电梯底部飘着;而且落地时一点儿都不不震得慌,这很魔法。落地只用了 t 时间,血男还没上到 100 层,我长出一口气。

甲所的 0 层大厅里,电幕在播出晚间新闻。新闻说,今天白天《欢乐中国行》西安站,有个节目是当地某监狱一在押犯唱歌,表达一种大型改过自新。结果在直播中,该在押犯突然和着旋律唱起自编的淫秽歌词,诸如「大开发的喇叭在号子里吹响 监狱的女警追赶那潮头竞风流 冰河化春水 荒漠变绿洲」。新闻给出了现场视频,视频显示现场的音响设备被迅速中断,但是穿着各事业单位文化衫的观众集族还是一阵骚动。

我感叹着这人不要减刑了,走出甲所大门。大门外是个视野开阔的广场,一位年轻妈妈追着三四岁的熊孩子跑。熊孩子蛇形走位,妈妈追将不上,我蹲在一旁观看。熊孩子回头冲妈妈笑,脚步还不停,结果一下子撞进了我怀里。妈妈从我怀中接过熊孩子,即兴朗诵了一首锤体诗:

华北平原上,
我靠近了你 你远离了我
我远离了你 你靠近了我
直到一天 我离你太远了
你宣布
华北的全称是范·德华北

P.S.(不在梦里)

  • 背阴面儿的房间で,穿袜子で睡觉,对我来说能有效防止感冒
  • 甲所忒贵,但是烤鳕鱼(?)特好吃
  • 西部放歌挺好听的
  • 我不抽烟

(BGM:《疯狂的石头》接近高潮的配乐,常称为「佛经四小天鹅」或「佛经天鹅湖」。若您是权利人,有必要时请告知我删除。)

^D

 
6 months ago

我在知乎看到一个答案[1]讲阿罗不可能性定理(Arrow's impossibility theorem),但是讲得不够科普,所以有人疑惑发问。我写了个评论回答他,但是被和谐叻。搜了一下阿罗不可能性定理的“科普向”文章,乱七八糟的[2][3][4]。所以把我写的评论贴过来好了,刚好这博客都要长草了。

资质(……):上过唐平中先生的 Game Theory 课;唐在 2009 年给出了阿罗不可能性定理的巧妙的又一个证明[5](上面的知乎答案就是讲的这个证明),并在 Game Theory 的一次课上详解了该 paper。

肯尼斯·约瑟夫·阿罗(Kenneth Joseph Arrow)于2017年2月21日去世,R.I.P.


评论:

24 天前
外行人看不太懂……怎么就……社会福利……独裁者………可以解释一下吗………

我:

Abstract: 社会福利函数指的是这样的选举制度:选票和选举结果都是候选人集合上的全序。定义一个投票人 i 是独裁者,如果无论其他投票人怎样投票,社会福利函数输出的序总和 i 写在选票上的序一样。如果一个社会福利函数可以出现独裁者,那么说这个社会福利函数是 dictatorial 的。阿罗不可能定理说,如果候选人数 >=3,那么任何 unanimous 的、IIA 的社会福利函数都必然是 dictatorial 的。

Full text:

这里所说的“选举”是:n 个投票人,m 个候选人;每个投票人的选票是 m 个候选人上的一个全序(而非像选区级人大代表那样“支持一个或部分候选人”)。

选举,按照要选出啥结果,(至少)有两种分类:

  1. 通过社会选择函数(social choice function)来选出一个获胜者,比如选总统;

  2. 通过社会福利函数(social welfare function)来决定候选人上的一个全序,比如25个政治局委员投票来给七长老排名(什么鬼)。

一个选举机制就是一个社会福利函数 W : L^n -> L 或一个社会选择函数 C : L^n -> O,其中 O 为候选人集合,LO 上的全序的集合。选举机制设计,就是设计 WC,关心如何综合大家意见、把 n 个全序变成一个全序(或一个点)。

注意到社会福利函数的值域也是候选人上的全序。定义一个投票人 i 是社会福利函数 W 里的独裁者,如果无论其他投票人怎样投票,W 输出的序总是和 i 写在选票上的序一样。

如果一个社会福利函数可以出现独裁者,那么说这个社会福利函数是 dictatorial 的。一个平凡的例子是,“总是输出第 301 号投票人的序”。

阿罗不可能定理说,如果候选人数 >=3,那么任何 unanimous 的、IIA 的社会福利函数都必然是 dictatorial 的。

Unanimous 和 IIA 的定义可以看唐平中的文章[5]的 2. Arrow’s theorem 这一节的开头,就半页 :)


[1]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4239308/answer/112972302
[2]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324062/answer/148764648
[3]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324062/answer/31731351
[4] http://www.guokr.com/question/452481/
[5] Tang P, Lin F. Computer-aided proofs of Arrow's and other impossibility theorems[J]. Artificial Intelligence, 2009, 173(11): 1041-1053. http://www.cs.cmu.edu/~kenshin/arrow_aij.pdf

 
11 months ago

几年前,大概是在人人网,我看到了这幅图:

是对あたまあかさかなべたねこ(我管它叫“红头吃鱼猫”)的五种歧义解释。

当时还几乎不会日语,但是热爱文字游戏的我对此感到很兴奋。

今晚的计算语言学课,提到语法树。于是我又把这个图找出来看。

毕竟经历了半年多正经的日语学习——在半年中的18周,每周上两次90分钟的二外日语课;我已经能看懂这里各种解释所对应的语法现象啦。至少自己认为自己懂了。

原作由中村明裕 @nkmr_aki 发表在一条推文中。他(她?)的 Twitter 自我介绍是 “在野の方言研究家”;这是自黑为语言学民科的意思吗?

这里(这类网站叫什么呢?SNS 内容聚合?) 作者似乎是介绍了这句神奇的日语的创作思路。

这条推文尝试构造英语版本的“红头吃鱼猫”:

就这些吧~

 
over 1 year ago

年轻好啊

敏捷

每个人都该年轻

 
over 1 year ago

SL may refer to:

特殊线性群 (Special Linear Group)

Snowonion LEE

我.

Save / Load

部分游戏的一类玩法.

Symmetric Logspace 计算复杂度

TODO

Etc.
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SL